黄粱梦醒水绿与艳红

只要你讨厌光母和光毛,我们就是朋友

苦杯

带着颜色的情诗  
一只一只写给她的 
象三年前他写给我的一样 
也许情诗再过三年他又写给另外一个姑娘 
   
昨夜他又写了一只诗 
我也写了一只诗 
他是写给他的新的情人 
我是写给我的悲哀的心的
   
感情的帐目 
要到失恋的时候才算的 
算也总是不够本
   
已经不爱我了吧 
尚日日与我争吵 
我的心潮破碎了 
他分明知道 
他又在我浸着毒一般痛苦的心上 
时时踢打 
   
往日的爱人 
为我遮避暴风雨 
而...

2017-04-15
1 / 3

© 黄粱梦醒水绿与艳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