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梦醒水绿与艳红

只要你讨厌光母和光毛,我们就是朋友

苦杯

带着颜色的情诗  
一只一只写给她的 
象三年前他写给我的一样 
也许情诗再过三年他又写给另外一个姑娘 
   
昨夜他又写了一只诗 
我也写了一只诗 
他是写给他的新的情人 
我是写给我的悲哀的心的
   
感情的帐目 
要到失恋的时候才算的 
算也总是不够本
   
已经不爱我了吧 
尚日日与我争吵 
我的心潮破碎了 
他分明知道 
他又在我浸着毒一般痛苦的心上 
时时踢打 
   
往日的爱人 
为我遮避暴风雨 
而今他变成暴风雨了 
让我怎样来抵抗 
敌人的攻击 
爱人的伤悼
   
他又去公园了 
我说:“我也去吧。” 
“你去做什么!” 
他自己走了 
他给他新情人的诗说 
“有谁不爱鸟儿似的姑娘!” 
“有谁不爱少女红唇上的蜜!” 
   
我不是少女 
我没有红的唇了 
我穿的是从厨房带来的油污的衣裳 
为生活而流浪 
我更没有少女的心肠 
他独自走了 
他独自去享受黄昏时公园里美丽的时光 
我在家里等待着 
等待明朝再去煮米熬汤 
   
我幼时有个暴虐的父亲 
他和父亲一样了 
父亲是我的敌人 
而他不是 
我又怎样来对待他呢 
他说他是我同一战线上的伙伴 
我没有家 
我连家乡都没有 
更失去朋友 
只有一个他 
而今他又对我取着这般态度 
   
泪到眼边流回去 
流着回去侵食着我的心吧 
哭又有什么用 
他的心中既不放着我 
哭也是无足轻重
   
近来时时想要哭了 
但没有一个适当的地方 
坐在床上哭 
怕他看到 
跑到厨房里去哭 
怕是邻居听到 
在街头哭 
那些陌生人更会哗笑 
人间对我都是无情了 
   
说什么爱情 
说什么受难者共同走尽患难的路程 
都成了昨夜的梦 
昨夜的明灯

 

                                                                                     ——萧红《苦杯》



周二上《中国现当代女性作家研究》,课前朗读,有个小姐姐朗诵的是萧红的《苦杯》。说实话,以前对萧红并无太多好感,总觉得她很作。结果《苦杯》这组诗让我想要慢慢了解她了——被爱情伤透的女人的自剖总是格外凄美的。

 

第一次接触这首诗,我马上就想到了吴老师和高老师,以及历史上无数对由情投意合走向分道扬镳的情侣。萧红在诗中所表现的无奈、悲情与绝望与吴老师在高老师面前的大方、优雅、得体确实不一样,但女人面对男人变心的痛是一样的。萧红和萧军,吴老师和高老师两对都是因为志趣相合才走到一起,又都因为彼此性格的不合、外界的纷繁诱惑而分离。曾经的美好、畅谈过的理想、展望过的未来在少女的红唇和鲜嫩的肉体面前不堪一击。

 

没看过原著,听别人说高老师是用《万历十五年》这本书作借口,在我看来,这比直接说自己恋上了年轻貌美的姑娘还要侮辱吴老师这个明史教授。吴老师肯定是还爱着的,不然也不会时不时怼一怼老高,不然也不会在夜里劝在屋外抽烟的老高回去睡觉。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最无奈的是,我还沉溺于过去,你已开始了未来。

 

最后,我宁愿相信高老师是因为欲和把柄才与高小凤在一起,而不是因为她是真爱。自己总还是想对美好的爱情抱有一点点幻想。

 

【你看,这些自诩为人中之龙的动物,总是同行相轻,恃才傲物,且也不懂得珍惜女人的感情,轻易地就以“潇洒”作为包装,变心负情。——李碧华《青蛇》】



评论 ( 12 )
热度 ( 45 )
  1. 高若霁黄粱梦醒水绿与艳红 转载了此文字

© 黄粱梦醒水绿与艳红 | Powered by LOFTER